欢迎来到乐酒客! [登录] [免费注册] 小乐客服微信:lookvin3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专栏
【陈翔宇】最近喝的酒
作者:陈翔宇2021-03-02 10:04:02 问道于盲


最近喝了点有意思的酒,有些不一定很大,但好多回忆在里头,列一列,以防忘记了。


PSI这个项目其实当初是为了保护Duero酒农手中很多的歌海娜而诞生的念头,因而其实每年风格不一样,近年来更是成立了独立的酒庄项目进行运营,整个萃取一直以来是偏轻柔和快速的,并不打算给很多的单宁结构,酸度也柔和,香气上里面的白葡萄给了一点奇异的香料感觉,如果拿它作为Duero典型,我其实个人觉得尽力去用老一点的更靠谱。


Dominio de Pingus 2012Pingus可谓是Duero一直日新月异的酒庄,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保持着学习和进步的趋势,作为Sisseck先生本人,也一直尝试着在一地之外的体系做事情。Pingus在创立之后的25年间,跨越了数个不同的风格阶段,实际上等会儿要说的Palacios也是如此。西班牙传统的长时间后浸渍和猛力的循环然后再用大量新橡木改善单宁的方式在八十年代到2000年间盛行,然而在2010年之后,很多酿酒师开始了反思,从手法上就有了更多的尝试,这里面包括St Vicente的Pedro Balda,Priorat的Rene家族,他们选择了自然酒方向进行研究,Pingus在2012年,宣布完全不使用新橡木桶,然而并没有抛弃传统的橡木陈酿,而是在萃取上做了转变,所酿的酒更为还原,大量的黑色水果炸弹风范开始收敛,在2011年份里面,高冷丹魄令人熟悉的红色浆果味道的出现实在让人欣喜若狂。至少在我的认知中,好丹魄不应该是婴儿肥的作品,而是在强劲中永远有一丝牢牢的早熟葡萄应有的纤细。2012的果实里面带了一丝偏冷硬年份的特点,可以喝出来的是正牌果实在当年的采收是挣扎了一番的,也是在2012年,Pingus的装瓶比往年略略晚了一些,这酒比起2011的圆润多了很多的严肃感,是个超级浓缩的年份但的确采收季似乎很凉,因而酚类物质的成熟比前一年要挣扎了不少,在平衡单宁的决定之下代价可能是那一丝挥之不去的甘油感觉,也因此带来了甜美和高冷相混合的奇异感觉。无论这个年份是不是百分,这是Pingus历史上很奇特的一个年份,所有部件已经在9年后的今天开始分别露出獠牙,却被酿酒技巧牢牢拼合在一起,超级能冲杀的酒,但干杯估计是有点累。


L’Ermita 2017/ La Faraona 2016两支伟大而年轻的酒,实际上现在写出来有点不客观,如果要问我现在该买哪支酒喝的话,我可能会指向Faraona。不得不说Palacios是个奇才,与外来的和尚Chris Ringland相比,他毅然在2013年之后选择了更收敛的方向。挺有意思的是,收敛在两大酿酒师手里,仿佛成了新时代西班牙酒的主题,顺便吐个槽,这个主题在马德里边的山麓之间有点矫枉过正的趋势,大概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摸索,个人观点。以前Ermita每年大家开开心心喝个垂直很惬意现在突然发现喝不起了。然而新风格的Ermita也没法在10年之内用一个垂直诠释一切,当长浸渍低温度的结合发生在Priorat那么浓缩而成熟的歌海娜上的时候,年轻时候固然可以亲近,但更不容易看到灵魂,好玩,不好懂——这酒一副我有很多货就是不告诉你的表情,堪称凡尔赛哈哈哈。Faraona就要慷慨很多,同时开的瓶,变化更为明显而丰富,从红黑相间的果味走向明确的香料和花瓣,在这一点上我必须强调,Ricardo和Alvaro 在Bierzo的把控上是很精准的,这款酒的地块虽然不那么热,然而表达比起周围的村级地块更为凸显的内陆风格,也并没有展示大量的不破皮发酵带来的单一酯类香气,从内心角度说,对于Mencia,我既不希望它变成西班牙的Pinot,更不希望它变成西班牙的Gamay,因为那样便不是Mencia,所以Faraona永远是Faraona,而Licis一直是Licis。Mencia的单宁质感有时颇为磨砂,然而在Faraona里面,单宁打磨得极其老辣圆熟,不知道是不是跟去酒泥的时间早晚有关,这款酒还需要多了解,过10年再喝一次。


Clair Naudin NSG 1er Cru Les Damode勃艮第有几位女性酿酒师我很佩服并且会无脑尝试,Clair Naudin就是其中一个,她的先生Jean Yvve Bizot无疑大家更为熟悉,而且也更为喝不起,然而Clair并不打算活在Bizot的阴影下——老子有地,靠你作甚。在酿酒风格上,Clair是典型的走细腻入微风格的,她的地块很多非常吃年份,然而就是在各年份成熟度波动极大的情况下,Clair却酿出一年比一年精彩的作品,我在深圳盲品过她的2015 Violette,作为一支大区级别的作品,风格直指Bass Philip,让我非常非常惊讶和惊艳,那么开放、浓缩而甜美。这次过年喝的是2014年的Damode,作为NSG北村名田,在Clair手里发挥出了很有意思的风味,也证明了一个不错的采收季可以挽救一部分糟糕的生长季的事实。整个酒的架构比2015要精巧的多,然而实际上在这个年份,Clair的原材料有着超出我预期的成熟度,甚至上手给我的感觉这果子是不是为了追求单宁而略略有些晚采,酒在口中的密度极大,单宁很是强壮,然而开头相对深沉的果味让我有点担心这瓶NSG会走向一个果实赶不上架构发展的风格,这样我就无法取悦我家老头子,然而随着慢饮的延续,3小时之后这酒爆发出了令人极度愉悦的红色水果、花瓣和香料香气,不像Vosne Romanee那么厚实,而是带着淡淡的泥土朴实感,如地上捡起的花瓣,略略有点娇弱,酸度很不错,收尾略带些甜美感,不过稍稍有些松散,估计年份使然。整个酒干净而变化分明,也不需要过长时间的等待和分析,口中没有很多的压力,却有相当多的愉悦感,4个小时的饮用居然我一个人喝了大半瓶,如此超水平发挥的机会着实不多。


赞(10) 踩(0) 浏览(1003)  收藏
出处: 问道于盲 作者:陈翔宇
本文标签:   葡萄酒   歌海娜
相关信息

用户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 现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