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乐酒客! [登录] [免费注册] 小乐客服微信:lookvin3
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 旅游 > 国内游

为什么人们都梦想定居大理?

2020-11-03 11:02:50    来源: 时尚旅游   作者: 时尚旅游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是不是对生活不太满意,

很久没有笑过又不知为何?

既然不快乐又不喜欢这里,

不如一路向西去大理!


往昔的大理国如今已成为无数文艺青年心中的“理想国”,大家带着各式各样的生活梦想来到这里。有人来了又离开,也有人常居下来,把他乡认故乡。


那些移居到大理的人们都过得怎么样了?今天不妨走进他们的大理生活!


大理 · 双廊

沈见华 X 农民画社


从上海移居到双廊的艺术家沈见华。他也是“双廊白族农民画社”的创始人,带领着农民画家,用最朴实的画风和最艳丽的色彩,描绘着最简单的梦想。


沈见华给我们发来的三个定位——火山白居、梨子阱和鸡窝,都是在地图上找不到的点,让老练的司机直挠头。山路上不见人,这时,沈见华的消息恰逢其时地到来:乡道尽头,向右拐上一条石砖路,没有路就到了。


沈见华坐在自己设计的火山白居二楼的客厅里,春节前,“2020年双廊白族农民画展”在珠海闭幕,完美躲过了疫情,二十多位学生返回各自家中。


刚开始来到大理,沈见华觉得不够乡村,就从古城搬到双廊,没想到双廊竟然汇聚了那么多艺术家 :杨丽萍、张扬、赵青……后来洱海边变得过于热闹了,他索性搬进山里,先有了“火山白居”,现在又有了“鸡窝”。


“鸡窝”距离“火山白居”只有 3 公里,是沈见华的学生光菊的家。这里是双廊艺术家小镇的重要一站,农民画展示、电影和美食,集合了精神价值和生活型态的文创产品,都是在地特质与农民生活型态的创意呈现。


比起许多人的大隐隐于市,画家沈见华才是真的“隐”到了地图都找不到的地方。


大理 · 喜洲

林登 X 喜林苑


在喜洲定居16年的布莱恩·林登有着自己的节奏,不变的笑容像阳光一样炽烈。


“步行穿过稻田,在人们醒来前,会有好一段时间,没人注意我,因此才得以走上一段独处的路程。我喜欢沿着稻田,走过长满驴蹄草、沟渠纵横的潮湿草甸,一路就来到了四方街。”每天早上,林登和他的狗娜拉(Nala)都是这样度过的。


清末至民国初年,名扬天下的“喜洲商帮”中有 “四大家、八中家、十二小家”之说。喜林苑所在的杨品相宅就是“八中家”之一,它宁静地杵在环绕的青山绿水间,染上了几分侘寂之美。


喜林苑的晴亮,就像他清湛的眉宇,苍山的云雨与雾霭,成了他的心路写照。他喜欢工作,并且乐在其中。


在喜洲的十多年,林登不慌不忙,智慧明达,他将故事写下来出版成书,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37 年前,我无法在世界地图上辨认出中国 ;现在,我的身份已与这个国家难以分割。可以预见,我的灵魂将永远漫步在喜洲的小路上。这里已经是我的家,我灵魂的归宿……


田飞 X 己已巳客栈 


田飞和他多年的民艺收集,不仅帮我们回到乡土的现场,这种回归和思考,是喜洲和像喜洲一样的小镇们,在这个喧嚣年代的一次身份寻找之旅的开端。


1949 年,喜洲八中家之一德兴祥商号的杨家新宅部分落成,“四合五天井”完成了三合。杨氏专程从剑川请来彩绘名家张值瑾,在大宅各处仿米芾、仿唐寅、仿青藤和八大家的丹青笔迹,山墙、柱头、檐口都施以精巧彩绘浮雕。但还未乔迁,杨家人就远走海外。2013 年,田飞决定在喜洲定居,租下这座老式走马转角楼,以 “己已巳” 的名字连接了两个时空。


“我这辈子也没想过做服务行业。”田飞坐在 “己已巳” 客栈里,缓缓地泡上一壶茶,开门见山地说道。


田飞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后,开了间设计公司,空闲时和太太陆续完成了 6 本《寻城记》(成都、南京、杭州、重庆、武汉、广州),亦成为了记录城市变革的地方志。


21 年前,田飞第一次来到喜洲,四方街上只有三四家餐馆,沿街的大部分店铺卖的都是农具、农产品、饵丝,多是服务于本地人,一个喜洲粑粑也只要 3 块钱。14 年后,田飞决定在喜洲定居。“己已巳” 是典型的“混居”:客栈占了前院的 16 间,田飞和太太住在安静的后院。


喜洲人念旧,老住户有几家陆续搬回来住。无论是院落、器物,还是花花草草,这里都一扫外面的嘈杂喧闹,取而代之的是过日子的踏实感,还有多年积累出来的耐看和趣味。


大理 · 下鸡邑

柴米多农人


柴米多的快乐员工们。从左至右:“牛妈妈”、牛羊养护阿叔杨思信、产品助理李小咪 、嘉翠、农场餐厅负责人 Eric、大宝 ,供销社负责人陈思岑、产品助理杨舟 。


杭州小伙嘉明大学起就是个背包客,2007 年在双廊开了名为“海地生活”的客栈,许多人被一张坐在瑜伽垫上、三面环海的女子照片吸引而来,海地生活也成了国内第一批小而美的精品民宿。


2013 年嘉明回到大理古城,也是在这一年,姐姐嘉翠卖掉了杭州的房子,举家来到大理,后来还加上了父母,一起开始种地、开餐厅、推广从农村到餐桌的健康食材和生活方式,至今乐此不疲。


大理

弯弯&焦杨 X 大碗岛咖啡


开在居民楼顶层的“大碗岛”自成一派。除了咖啡,这里也欢迎客人带着宠物一起来打卡。


安定下来前,山东人焦杨像个游侠,走遍了西藏和新疆,一直在路上。直到遇到在大理古城开古着店的安徽姑娘弯弯。


大碗岛位于古城人民路和叶榆路交叉口的一幢看上去毫不起眼的 4层单元楼,这里原本是焦杨和弯弯的家。随着游人越来越多,两个人索性把这里改成了咖啡馆,在不缺咖啡文化的大理,做出了自己的独特性。


咖啡馆那面圆形的窗子,给俊朗的苍山镶了一道复古而温柔的边。因为景色太美,开业没多久就成了打卡地,他们并不希望客人只为拍照而来,毕竟他们精心准备了咖啡特调和 SOE(Single Origin Expresso)用精品豆来做意式浓缩咖啡。


白桃气泡冰美式则是将意式浓缩咖啡去掉上面的油脂,用日本进口的白桃气泡水代替美式咖啡中的水进行调制,这很符合大碗岛的原则 :不要苦!因为生活中的苦已经够多了。


嘎子 X 皮划艇俱乐部


台州人嘎子和唐山姑娘雅丽是在大理海舌公园看日落时相识的,当时嘎子已经在大理做起了壮游皮划艇俱乐部。两人远距离恋爱、结婚,后来有了女儿花卷儿。


在嘎子看来,户外运动在大理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不只是因为背靠苍山、洱海,还因为这里有足够的便利性,有点儿像夏莫尼(Chamonix)和班夫 (Banff) 。


皮划艇在中国属于小众运动,但发展迅速。在嘎子看来,这项运动的内容非常丰富:只要有合适的装备和教练,初学者也能体会到白水激流的乐趣。


说到这些,这个已经晒得看不出是个南方人的汉子就刹不住,“除了皮划艇,大理可以体验的户外活动有很多,一年四季都可以环海骑行和玉带路徒步,还有个特棒的点子,就是晚上划出去看月亮,那才是真正的风花雪月。”


阿德 X 游牧书店


阿德的名字总和书店绑在一起,之前是人民路的“海豚阿德”,现在则是“游牧书店”。出于对书和精酿的双重热爱,今年8月,阿德和梭梭的 "BOOK&BEER 游牧书店”在学府路 17 号的“如花在野咖啡图书馆”做了整月的深夜快闪店。


人民路上的老屋有点儿歪斜,瓦片上长满了野草。白天,游人如织 ;太阳落山后,诗人、作家、艺术家才开始吟歌赋诗。每晚咖啡馆的员工下班后,阿德和女友梭梭就将书店门口布置成策展式流动书店,营业至凌晨。


阿德还在尝试更多可能,比如成为一个“严肃的微商”。为订阅用户精选在地食材,用一本页码不多的小册子把这种食材讲清楚,随食材附送。“松茸”季过后,下一个要去死磕的是“滇红”。开书店、寻找手工艺、收集声音、做杂志、卖食材,这些阿德做过的看似分散的事情,在他身上毫不冲突,用他自己的话说,在大理,每个人都活成了幻觉中的自己。


杨菲朵 X 摄影师


和大部分人不同,杨菲朵要做的事未必在大理 :写作在哪儿都能进行,而旅行、拍照,更可以随心所欲,而选择大理,多半是因为归属感。


杨菲朵祖籍山西,十几岁到广州读书,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故乡在她心里是个模糊的概念,直到 2003 年春节旅行来到了大理,在那之后,她每年都来,直到五年后搬到了这里。


在大理,杨菲朵的生活很简单,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写作、摄影和独处上。她更喜欢约人散步而不是吃饭,“你知道吗?晚餐时间,正是大理最美的时候,哪舍得用来吃饭呢,不如散个步,看日落。”


这里的人际关系、山水和自然,让杨菲朵感到舒服和放松,大家都是外地人,对别人的过去并不关心。


她坚信,让 9 岁的儿子子曰体验生命本身的美好,比灌输知识更重要。虽然子女教育和不断上升的生活成本成了很多人离开大理的原因,杨菲朵居住的公寓月租也涨了好几倍, “街坊领居还是那些人,生活没有太大影响。”


这是一个让人来了便不想离开的乌托邦,如果你正向往着一场放松的旅程,那就即刻动身,去大理!


赞(10) 踩(0) 浏览(1002)  收藏
作者: 时尚旅游  
本文标签:   大理   去大理

相关信息

用户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 现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