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乐酒客! [登录] [免费注册] 小乐客服微信:lookvin3
您的位置: 首页 > 知识 > 葡萄酒相关 > 杂谈

刘琳MW | 蹚一个酒评人的浑水

2020-09-16 09:55:41    来源:葡萄酒大师姐   作者:刘琳MW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二月底,葡萄酒大师学院(IMW)的官宣一出来,加之我有酿酒和品鉴的背景,有不少国内的酒商邀约合作,也有谈开网课,和合作建立葡萄酒教育平台的。


思量再三,觉得做什么都不太合适。人家注重的都是IP的品牌效应,葡萄酒圈那么小,出了圈也就是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会为你点个赞。按照MW的收费标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让这投资物有所值,收低了又自觉在扰乱市场。总而言之,尴尬。


其实在过去两三年里,就有很多朋友问过我将来的打算。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的回复是,虽然不是很明确想做什么,但是很明确不想做什么,比如酒评。虽然喜欢喝酒,但笔头实在很懒。现在网络信息那么多,写了也不知道有几个人会看。

让我突然180度大转弯的,是今年因疫情来不了波尔多品鉴期酒的几位朋友,委托在地品鉴。所以,本并没有打算品鉴期酒的我,受托后开始联系酒庄,已是六月中的事了。忐忑用邮件扫了遍波尔多网络,怕因为接洽时间太晚吃闭门羹,没想到大家都非常欢迎。


报告写得七七八八时,问了几家媒体是否有发稿意愿。反正怎么都是写了,不如扩散。这脑门一拍的决定,一拍即合。间中也征询了几位进口商朋友的意见,大多也持肯定态度。闲谈中,进口商也提到有需求发掘和培育新产品。突然意识到,其实市场有“酒评”这个需要。


但是,如果真能令人信服地建立起“酒评”的品牌效应,需要的是整个市场的认可,而不是单独服务于某个平台,后者限制多于空间。闲云野鹤了十几年,觉得独立自由是真财富。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了“单挑”的形式,放飞自我。


我也注意到中文葡萄酒媒体,原创内容的影响力还相对有限。在体量上有话语权的网红,又因专业知识配备被业内人士唱衰。跟大姐头Sally聊起我的打算时,她向来的坦诚直击人心:“你看看葡萄酒圈子里头,阅读量高的要不是怼人的,不然就是特别low的!”大姐头上一次直击人心的时候,是说到我家的飞利浦,“他好丑啊!”这也是为什么,在需要听真话的时候,我总想问问Sally的意思。


Ironically,虽然大姐头好言相劝,我也并没有悬崖勒马。还是抱着试一试也无妨的态度,以“有明确的个人观点,有实用的信息,读来也不太费力”的自我标准,写了几篇论述,并将此精神贯彻到期酒报告的一系列文章中。发文后,加上其他平台转发,阅读量大部分总计在12,000-15,000的区间,还算不错。刚起头,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这阵子,一直有新的平台来接洽转发,也有农大的教授前来询问些更详尽的细节(恕我尚未全部回复),以及很多认识或不认识的读者给留下鼓励的留言,挺受鼓舞。


寄希望于中国葡萄酒市场的现在和未来,期望能运作出一个健康的生存模式,给后来人开拓出可以继续的空间。如果此路不通,那除了对不起牙医,损失点自己的时间,也没什么输不起的。


友人善意提醒:要有转发量,除了制造有质量的内容,更要注重内容的“可传播性”,才能帮助公众号扩散到更广的范围,触及消费者。比如说,媒体做着做着突然跨界卖酒的不在少数,所以许多酒商会忌讳流失客户而不作转发。


对此,除了个人声明,确实也没别的方式来作承诺。我就是从卖酒开始走到弃商从文的。作为一个经常拎不清甲方乙方关系,被客户追着催要酒庄资料和报价,把卡奥小酒庄做出配额勃艮第气势的,真心觉得卖酒实在是难为我了。此外,仗着家里有地,也撂一句话在这儿,要是弃商从文走不通,咱就回家种地。


作为一个难得自我表白的人,也趁机在此作几点声明:


1.大部分品鉴记录均会在我的公众号“葡萄酒大师姐”公开分享,明年上半年也会上载到网站(建设中),方便查询浏览。届时,网站上能突破许多微信阅读格式的限制,可以容纳更多信息。


2.除品鉴笔记,公众号也会发布一些结合实践的理论干货和行业业态评论。


3.部分阅读内容会收费。


4.个人精力有限,目前以波尔多、勃艮第和隆河为主,并不定期发布最新酒评。


5.其他产区,也会推出精选,但不一定在年复一年地毯式品鉴的基础上。


6.其他工作内容会包括:行业协会品鉴和推广活动(主题和选酒,需经双方同意)、选酒顾问、品鉴会、晚宴、大师班等类似活动。会酌情收费,以维持正常工作投入,确保良性循环。


7.不做的事:收费写软广,不收费写软广。


8.任何利益冲突 (conflict of interest) ,会主动回避;无回避可能的,会作公开声明。所有涉及利益冲突的葡萄酒,均不会参与评分,并不会在公众号(葡萄酒大师姐)上作任何形式的推广。


关于酒样是否免费的考量


我不排斥购买酒样,也不拒绝免费酒样。家里每年自己购买,或者用自己的酒与其他酒农交换也有不少。喝太多,没作过专门统计,毛估估每年也有近千瓶吧。不管来源,品鉴标准会一致。但酒样是否免费,链接不到专业上以及道德上的“可信任度”。作为一个家里有田的人,我的想法也很朴素:这些酒卖出去之前不过就是库存,而绝大部分酒庄做市场的时候也是会留预算作专业品鉴用途的,喝个免费的样酒并没有什么需要惊天地泣鬼神的。甚至我觉得好的酒评家,是应该收品鉴费的,就跟葡萄酒付费参加比赛一个道理。当然是否有人愿意付费请你品鉴,是另外一回事。


在欧洲,大进口商、行业协会或酒庄组织酒样,开放给包括媒体在内的业内人士免费品鉴的活动也是常事。正常操作流程:注册或受邀参加,在允许时段参加品鉴,对于每款酒发不发文、发什么、何时发文等,由品鉴者决定。这种操作的根本,是互相尊重。酒商或者酒庄出酒,品鉴人投入时间,双方都有付出,最终向消费者传递有效信息。


另外,所谓的“大酒”,也在教育行业有相当比重的投资。比如波尔多的列级庄协会,会专门为IMW(葡萄酒大师协会)组织年度品鉴,形式自由,没有任何人来干涉成文与否,或者内容为何。


中国市场类似的模式和操作理念尚未成型,但相信随着体量增大,逐渐生成只是时间问题。


关于品鉴中个人偏好的考量


虽然说到吃喝,自觉口味相当广泛。这也是我一直能够四海为家、久胖不愈的根本所在。但是,林子那么大,总有几棵树不适合自己。我并不觉得有偏好是问题。让一个不喜欢臭豆腐的人去品鉴宁波三臭,得出的结论,对于“唯臭味相投”的仁人志士是没有任何参考价值的。


除了在陆续行文中让大家对我的口味逐步了解,这边也坦陈我的偏执之处:


不喜欢没有酸度的甜酒;

不喜欢缺乏成熟度导致的生青味;

无法接受oxidized (注:不是oxidative哦) 葡萄酒;

不喜欢大而无当的橡木桶味;

不喜欢做坏了的“自然酒”中的五味杂陈。


所以,请大家在看我的酒评时敬请虑及我的“偏见”。如果口味不同,不用勉强跟随。说到这里,也想提一下“educated palate”: 习得的口感。如果大家刚开始接触葡萄酒,建议还是给自己和葡萄酒一些机会,别过早地把自己局限在一个框架里。多喝多尝试。毕竟,这世界上比葡萄酒更丰富多样的酒精门类还真找不出来了。


关于个人能力问题


有朋友关心我的时间安排,因为还有酒庄需要经营。其实MW也是这样读下来的。读书那会儿还更忙,家里和酒庄有新工程,间中还生了个娃。住在大乡下,要有丰富饱满的生活,全靠自己拼命。


作为一个舶来品,也有人提出质疑:一个中国人凭什么有资格品鉴葡萄酒?对此的回应,除了前面说过的个人口味问题,也请允许我搬出这些年来经常一起评鉴的大神们来背书一次。


米歇尔·贝丹(Michel Bettane)法国Bettane+Desseauve葡萄酒年鉴的灵魂人物


“刘琳这个年轻的中国女生,她的天赋让我惊喜。她的丰富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是当下酒评人中稀缺的。她知道如何解读葡萄园,酿酒车间的构造和陈酿环节的设置。她也总是在作判断前认真分析,并从来不满足于继成观点。她一定能为葡萄酒世界作出非常重要的贡献。


Lin Liu est une jeune chinoise talentueuse qui m'a étonné par ses connaissances théoriques mais aussi pratiques si rares chez les prescripteurs d'aujourd'hui. Elle sait regarder une vigne, juger les installations de vinification et les chais, analyser un vin avant de le juger et ne pas se contenter d'une opinion. Elle rendra de grands services au monde du vin.”


安德鲁·杰福(Andrew Jefford)著名葡萄酒作家,Decanter Awards法国葡萄酒品鉴负责人


“ 我与刘琳MW在法国和中国品鉴多次。她是一位敏锐并充满智慧的品鉴人,不禁能快速地读懂一枝葡萄酒的本质和可圈可点之处,更能推及其在葡萄酒广阔世界中的位置。她对不同类型葡萄酒的品质都相当熟稔。从入门级别直到奢侈品类(原文为fine wines)的品质如何判别,她了然于胸。而她赏鉴美食的造诣,也使得她不仅能轻松驾驭餐酒搭配,同时对葡萄酒最重要但又极难判断的参数之一,“适饮性”的解读游刃有余。从她的个性而言,她富有教养和知识,但从不拘泥于成见,拥有令人艳羡的品味。和刘琳品鉴总是令人愉悦,我非常尊重她的判断。


I have tasted with Lin Liu MW on many occasions in China and in France. She is a sensitive and intelligent taster who can quickly see her way to understanding both the nature and appeal of a wine, and put that wine into its context within the larger wine world. She is familiar with the definitions of quality in every segment of the market, from entry-level wines through to fine wines. Her gastronomic expertise enables her to assess both the potential role of a wine in relation to food partners, as well as to gauge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yet difficult aspects of wine assessment: drinkability. At a personal level, she is collegiate and undogmatic, with admirable palate width. I am always happy to taste with Lin, and I have great respect for her judgments.”


乔·佩恩(Joel Payne)国际葡萄酒作家协会(International Circle of Wine Writers)前会长,旗舰品鉴组织“欧洲大评审团” (Grand Jury Européen) 创始人之一


“ 我是在准备葡萄酒大师的考试中碰到刘琳的。这个级别的考试让大部分学生煞费苦心,但我立即就清楚地意识到,她早已具备通过考试的所有能力。她拥有种植和酿造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精准的味蕾、强劲的记忆力、以及清晰的表达力。而她能用非母语做到这一切更让我充满崇敬。如果她住在附近的话, 毫无疑问我们品鉴团队将为她永久性保留一个席位。


I first met Lin Liu on our Master of Wine journeys. Most students are in over their heads at this level, but it was immediately clear to me that she had all the skills needed to sail through the examinations. She has theoretical knowledge, practical experience in both vineyards and cellars as well as a keen palate, fine memory and the ability to express herself well. That she was able to do all this a foreign language only added to my admiration. If she lived nearer, she would certainly be a permanent fixture on our tasting panels. ”


背书跟文凭一样,就是在启程时助推一把,消除些许疑虑。之后的路,靠自己走。


目前的读者定位是对葡萄酒有一定了解和兴趣的人群;但是具体到细节,我也在慢慢地探索目标读者群的口味:比如酒评的深度、涵盖方式和行文风格,并不断听取业内业外朋友的建议和意见。中国市场中有非常成熟的版块,也有仍然处在初级形态的区域,众口难调很正常,我也没有幻想要涵盖所有消费者。 即便如此,我想这个磨合和探索的过程至少需要一两年。


过去几年,业内朋友聊起圈内KOL的普遍酸楚,是劣币驱逐良币。我希望原则分明、态度端正、专业靠谱可以赢得业内相关人士和消费者的信任。这种信任的基础,需要有识之士的齐心协力、众志成城。这不是靠各种形态的“鄙视链”能完成的,而是创造一个正向输出的氛围,并去努力维护。


前途很长,新路一定有荆棘。感谢在过往的岁月中,赠我以玫瑰的各位。也希望未来有你,携手同行。



赞(10) 踩(0) 浏览(1001)  收藏
作者: 刘琳MW  
本文标签:   葡萄酒大师   酒评家

相关信息

用户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 现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