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客服微信:lookvin3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人物

比起勃艮第的Leroy老太太,演艺圈的那些不老女神弱爆了!

2019-01-09 13:15:38    来源:乐酒客lookvin   作者:小乔

去年11月,有传言称勃艮第名庄Domaine Leroy及Maison Leroy将被出售,奢侈品集团LVMH将以高价收购这两家酒庄。人们认为庄主Leroy老太太年事已高(81岁),她走后酒庄或将发生变化,再加上大公司正在购买该地区的地产,谣言一时间甚嚣尘上。



很快,庄主Lalou Bize-Leroy女士亲自现身辟谣,在给著名酒评家Jancis Robinson的邮件中明确表示,网上所流传的都是谣言,LeroyMaison和Domaine Leroy确认无出售计划。


在葡萄酒圈,关于这位传奇女庄主的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成为行业媒体报道的头条。尽管她的身上早已留下岁月的印记,但我认为比起如今我国演艺圈那些不停往脸上打针的“不老女神”,Leroy才是真正的女神级存在。


她用自己跌宕起伏的三段传奇人生,开创了勃艮第葡萄酒业新的格局。一辈子坚持浪漫而疯狂的酿酒理想,活得像个少女,更像是一个帅气的女骑士!



勒桦与康帝的爱恨情仇


一直觉得,拉露的每一段人生,都像是一部文艺片的绝好素材。这第一段故事,还要从勒桦与康帝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开始讲起。


1868年,弗朗萨瓦·勒桦( Francois Leroy)在莫尔索(Meursault)产区的一个小村子里建立了勒桦酒庄(Maison Leroy)。从那时开始,勒桦酒庄一直是勃艮第传统型的家族企业。勤勤恳恳的勒桦家族通过酒商生意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亨利·勒桦(Henri Leroy)是家族第三代传人(拉露女士的父亲)。



勒桦与康帝的爱恨情仇


一直觉得,拉露的每一段人生,都像是一部文艺片的绝好素材。这第一段故事,还要从勒桦与康帝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开始讲起。


1868年,弗朗萨瓦·勒桦( Francois Leroy)在莫尔索(Meursault)产区的一个小村子里建立了勒桦酒庄(Maison Leroy)。从那时开始,勒桦酒庄一直是勃艮第传统型的家族企业。勤勤恳恳的勒桦家族通过酒商生意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亨利·勒桦(Henri Leroy)是家族第三代传人(拉露女士的父亲)。


其实传闻艾蒙德·顾丹当时也打算出售自己的股份,可见DRC的财务状况多么令人堪忧,但也是亨利鼓励艾蒙德保留其DRC的股份,二人同心协力重振酒庄。正是亨利的坚持,保留了如今DRC酒庄的完整。不过在这次股权变更后,亨利并没有参与酒庄的经营。直到1950年艾蒙德·顾丹去世,亨利才与艾蒙德·顾丹的儿子亨利·德·维莱纳共同管理DRC。


1974年,亨利的女儿拉露代替父亲,开始参与到DRC的管理,也正式开启了属于拉露的DRC新时代。



虽然拉露是从接手DRC之后才名声大噪,但她的天赋自小就表露无遗,据说她继承了父亲对葡萄酒的热爱,从小就喜欢待在酒窖里面,帮助工人们酿造。由于父亲当时把工作重心都放在DRC酒庄,因此她从23岁就开始管理勒桦的酒商生意,当时她就坚持不与任何酒庄签订长期合同,只购买品质好的葡萄酒装瓶销售,拉露的性格可见一斑。


当时的DRC由拉露和奥伯特·维莱纳分别代表勒桦和德·维莱纳家族管理,个性强烈的拉露与奥伯特在酒庄的经营思路和未来发展都有很大的分歧。关于两人最终分裂的原因有许多传说,一种传闻是勒桦与日本高岛屋的合作,拉露为了扩大规模与没有合作基础的日本百货公司高岛屋合作,将DRC稀有的配额销售给高岛屋(勒桦当时是DRC除英美市场的独家经销商)。DRC认为一些日本的私人客户转售的行为会影响酒庄的长期利益。


也有传闻说拉露被踢出DRC董事局的根本原因,是她在1988年对沃恩·罗曼尼(Vosne-Romanee)几处重要的葡萄园的收购,DRC担心勒桦会成为自己日后强劲的对手。



真正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1989年的DRC酒标上是拉露的最后一次签名。1991年,59岁的拉露离开了她工作了17年的DRC,开启了她人生的第二个时代。


浪漫而疯狂的酿酒理想


年近花甲的拉露,在离开DRC之后,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葡萄酒王国。从这个时期开始,拉露终于有机会去实现自己心中浪漫到近乎疯狂的酿酒理想。


为了扩充勒桦酒庄的葡萄园,1988年拉露将Leroy三分之一的股份出手给了日本高岛屋,陆续收购了特级葡萄园区中的9座葡萄园,面积接近17英亩。如果没有当初她如此有魄力的决断,也不会有今日在勃艮第与DRC分庭抗礼的勒桦酒庄。


即使到今天,在勃艮第有关拉露的争论仍然不曾间断。她一直坚持相信生物动力法,拒绝使用化学合成的肥料与农药,据说她总是依据自己的认识和灵感,想出千奇百怪的方法来“照料”葡萄园。比如把蓍草、春日菊、荨麻、橡木皮、蒲公英、缬草、牛粪及硅石等物质放入动物的器官中发酵,然后再洒到葡萄园里。


在当年的采收季,勃艮第的村民们都争先恐后的前往勒桦最顶级的葡萄园,参观那些由于不使用农药而烂掉的葡萄,想像一下是多么有场景感的电影画面。然而拉露好像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酿酒师辞职之后,拉露干脆就自己酿酒。


她说自然动力法是信仰的问题,她也说她能倾听葡萄树的声音,听见葡萄的痛苦、需要与欢乐。


不论如何,拉露始终坚持着她的酿酒理念,她投入巨资和精心照料的葡萄园总是能出产质量上乘的葡萄,她所酿的酒总是能轻易的以天文数字卖出。脱离了曾经的束缚,拉露反而活出了一个完整的自己。


任性而不改初心


2004年对于72岁的拉露来说注定是灰暗的一年。这一年是勃艮第历史上最差的年份之一,一场空前的粉孢袭击了黑皮诺和霞多丽,同时还有几场严重的冰雹。而陪伴了拉露半个世纪的丈夫也在这一年去世。



就在这一年,拉露做出了几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任性”决定。拉露认为,这一年的葡萄和她都达不到她自己的期望,对于完美主义的她来说,不想让勒桦的任何客户失望,因此决定将所有红酒不论等级降级混酿售卖。


勃艮第AOC法律对于产区及葡萄园之间混酿有明文规定,一旦不同产区的葡萄园混酿必须降级。将特级园、一级园和村级葡萄园一同混酿,如此任性且出格行为在勃艮第历史上也算只此一人。


然而拉露的天赋与才华却因此再一次被证明,试想有多少人能有如此的魄力及能力去掌控跨度如此大的产区混酿!最终的葡萄酒获得了专业酒评家及爱好者的极大认可,2004年份Leroy的Bourgogne也成为勃艮第有史以来最贵的大区级红酒。


即便是大区级别的2004年份Domaine Leroy,身价也在千元以上,一瓶难求,当然是因为识货的都知道这可不简简单单只是一瓶大区酒。


就这样,这个不断创新的女人让我们完全忽略了她的年龄,即便已经达到了如今的崇高地位,也不会轻易地满足于现状,这才是封神的存在。也许,拉露是永远不会退休的,勃艮第仍然在等待着她,再次开创新的时代!


赞(0) 踩(0) 浏览(6824)  收藏
作者: 小乔  
本文标签:   勃艮第葡萄酒   勒桦酒庄

相关信息

用户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 现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