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客服微信:lookvin3
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 美食 > 西式餐饮

慢饮食男女:蜗牛成精记

2019-11-28 11:39:27    来源:葡萄酒杂志   作者:Amber

时间或许只是人类的错觉,有人坚信爱因斯坦也是这么认为。


笔者的一位老饕朋友,多年前在普罗旺斯的乡间,享用回国前的一顿晚餐,结果“貌似”误了从尼斯回中国的飞机——“貌似”是他本人的原话,因为他如同断片般地完全不记得终究有无赶上飞机。


多年后他只隐约记得餐厅侍者在他催菜的时候,飘过来一个不堪催促的法式白眼。但席间种种声像光影,皆退潮般哗然而散,只剩下那道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明艳鲜美的Ratatouille(普罗旺斯炖蔬菜)。


“他们用节瓜、番茄、茄子以高汤煨之,以蜗速烹饪,我就以蜗速进食,浑然忘记赶飞机什么事情,三月不知肉味。”老友眯着眼睛,以蜗速般梦呓的口吻,回味起那段至慢、至美、至柔软的时光,让我们打趣说他在做一场“庄生晓梦迷蜗牛”的梦。


因慢而美· 蜗牛慢餐主义


蜗牛,诚然是动物界中最具风度者:素食者,生性缓慢,意态悠远,无欲无求。雌雄同体,功能自生自灭,意能自满自足,情能自放自收。


一切正如它的贵体,用舍自如,淡泊名欲,故能慢下来,它是内儒外道,无为而治的典型。所以将它作为慢哲学中的图腾之神是不为过的。


中国造字,曼,柔软美妙者,心的柔软美妙,即是慢。


信仰“因慢而美”的,还有1986年的罗马记者佩特里尼。他发现一群学生在广场狼吞虎咽某快餐品牌之汉堡,觉得痛彻心扉,认为是对传统文化的侮辱和人文精神的颠覆。


为了抵制外国的快餐文化的侵袭,他联合朋友成立国际慢餐协会,时至今日,慢餐协会以独立的法人实体,分部落户在日本。


所谓慢餐,并不单纯指进食时需要细嚼慢咽,其实更接近于“生态美食”的概念。因为慢餐,不仅从生理医学,还是心理健康,抑或是文化境界的角度,都应该推广并福泽全人类。佩特里尼们把Slow food里的“O”夸张为蜗牛的形状,希望人们用蜗牛的速度去饮食。



“蜗饮”· 潮汕工夫茶和赤霞珠


中华民族,本来就是一个将慢的哲学演绎到出神入化的民族。就饮品界而言,潮汕工夫茶称得上是慢餐主义在东方的典型代表。


工夫茶,也称“功夫茶”。以“功夫茶”称,它的名字是偎贴的,其礼仪的周全是下足功夫的。但若以“工夫茶”称,它的名字又暗藏悖论,“工夫”即时间,其实工夫茶是不在乎时间的,时间只在它面前灰飞烟灭。


红泥火炉、活水活火,烧水、治器、纳茶、债汤、冲茶、刮沫、淋罐、烫杯、洒茶、喝茶道道“工序”,如同悠扬的艺术,体现了“仁爱致祥”的儒家气息和精致的精神底蕴。工夫茶喝起来的优雅、传神,茶叶、茶壶、茶杯以及泡茶的工夫,都倾倒了海内外慢餐主义的粉丝。


关于工夫茶的美色和香气,古今中外不乏有佳作鉴赏之,在这里不拾人牙慧。但是工夫茶的形式美,和“饮必细啜久咀”的意态,更让人忘却光阴,久久回味。你既泡茶,茶也泡你,无异于身心灵的水疗。


一遍遍,一道道周而复始,仿佛生命的轮回,一派喝到天荒了,地老去的闲情和勇气。一人独酌,与天地精神往来,进入空蝉境界;以茶会友,以茶传情,功名利禄已远在蛮荒时代。


既有“功夫茶”, 就有“功夫酒”。在笔者心目中,最适合“蜗饮”的功夫酒非赤霞珠葡萄酒莫属,它生性强韧,晚芽,晚熟,优越者值得瓶中漫长陈年,静待点滴进化;饮必细啜久咀,闲观缱绻熟醒。和工夫茶一样,牛饮会欲速则不达,“蜗饮”才得个中真味。


黑牌· 缓慢升华的艺术


中国的老话:试玉要烧三日满,辩才须待七年期。慢工出细活。


在南澳州的酒乡,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一款可以因为缓慢精酿而睥睨全世界赤霞珠的混酿葡萄酒——纷赋黑牌。


纷赋酒庄成立于1966年,尽管是年轻的现代派酒庄,但它家的House Wine黑牌,在古法的基础上创新,可谓功夫十足,以至于它成为了澳洲唯一获得4次Jamie Watson大奖冠军的葡萄酒,并多次在全球顶级赤霞珠混酿盲品中拨得头筹,击败了一众法国波尔多列级名庄酒、美国膜拜酒以及意大利、智利、阿根廷等国的名酒。


每一年秋至,酿酒师便挑选出三个巴罗莎、麦克拉伦山谷和霍恩河谷三大产区中最佳的葡萄品种——耐人寻味的赤霞珠,活跃奔放的设拉子,再创新地点缀上少许色如墨汁的野性马尔贝克。


各个地块,各个品种分开发酵后,经由新的、旧的、法国的、美国的橡木桶培养,不慌不忙历时18-22个月,经过精心调配,再经过海选,初步诞生了100-150支备选黑牌的葡萄酒,再历经一群灵敏专业的鼻子和舌头考验,方才从中挑选出正选黑牌,一支拥有40年以上窖藏能力的大咖之酒。


品饮时层次迭起、变化无穷,带来奢华的舌尖享受。


尤记得几年前一个元宵节,在澳洲巴罗莎酒乡过夜,寓所坐落山间,主人家邀请共进晚餐。我清楚地记得那夜的酒,便是纷赋的黑牌。好客的女主人,一边醒酒一边娴熟地作着慢炖小牛肉。


说来有趣,在异国他乡品尝黑牌,我竟想起了家乡的工夫茶,黑牌和工夫茶一样,每一啜似乎都在杯中和口中玩着戏法,只不过进程是微妙而缓慢的。时而是薄荷精油唱起主调,时而又迎来黑巧力的弥散融化,接着是厚实皮革的步步逼近,而烤肉的丝丝焦香也亦步亦趋…..


慢品、慢炖、慢食、慢谈,流年可抛,草木含情,元宵的月华流注在我身上,那一夜我化身一枚成了精的蜗牛。只愿内心一直能有一枚不惊不惧不畏,不急不慌不忙的蜗牛,以细嚼慢咽的姿态来度过三餐四季,度过那些或诡谲仓促或丰美悠远的光阴。


赞(407) 踩(0) 浏览(687)  收藏
作者: Amber  
本文标签:   慢餐

相关信息

用户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 现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