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客服微信:lookvin3
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 旅游 > 海外游

地球上最后十大秘境长什么样?

2018-07-09 14:41:50    来源: 环球旅游周刊   作者:杨力尉

随着社会的发展,许多景点都加快了商业化的进程,这也导致了一些原始的风貌丢失,对于那些喜欢探索未知的人来说,其实世界上还有这十大保持最原始状态的秘境,等待你揭开它们的面纱。


达里恩峡 The Darién Gap


泛美公路从阿拉斯加北部的普拉德霍湾一直到世界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途径17个国家,长长的公路链只有一个缺口:达里恩峡。那是巴拿马和哥伦比亚交界处,被重重原始森林和片片沼泽所覆盖。



达里恩峡仅有的居民是安倍拉(Emberá)人和库纳(Kuna)人,总共约2000人。为了防止淹水和动物入侵,房子都是“悬空”的,类似西双版纳竹楼。门口简易的“登山梯”兼有待客的态度:如果凹面朝上,则表示对访客欢迎;朝下,则意味着“请勿打扰”。


由于交通基本隔绝,几乎没有可供通行的道路,人们一般乘坐飞机或船只(Piragua)跨越国界。在当地,除了有钱的人可以安装舷外马达外,大多数人只能靠自己动手制作的木桨划船。而河流时而湍急,难度可想而知。


达里恩热带雨林是国家公园,同时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的世界遗产,远足、野营自不在话下。不过要小心的是,丛林中黑蝎、火蚂蚁、火龙蛇、美洲虎等危险动物多不胜数,就连植物也充满了攻击性。难怪当年苏格兰试图在这里开辟殖民地却铩羽而归。


冈嘎本孙峰Gangkhar Puensum


登顶珠峰如今看来已不是多么稀罕的事,但除了这世界第一之外,还有十几座未被征服的“处女峰”。其中最高的一座就是位于中国和不丹边境的冈嘎本孙峰,海拔7570米。一方面,冈嘎本孙峰的确缺乏完善的救生服务,另一方面,这座山被佛教徒、印度教徒、耆那教徒视为圣地,因此不丹政府禁止登山。虽然不可攀登,但在山底漫步还是无可指摘的。


萨哈共和国 Sakha Republic


俄罗斯萨哈共和国,又称雅库特,国土面积接近印度,但人口可远远比不上——印度人口超过13亿,而萨哈还不到100万,其中大概有三分之一住在其首府“冰城”雅库茨克。广袤的土地上遍布着森林、草原和山脉,人们仍然过着传统的游牧生活,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驯鹿。


东北部的奥伊米亚康萨名气更大。这是世界上最寒冷的居住地,轻轻松松就是零下60、70度。极寒天气下,呼吸吐出的白雾和雪茄的烟雾一般厚。不难猜到,“血管里流淌着的都是伏特加”的战斗民族,当然就是靠饮酒来取暖了。


从雅库茨克到奥伊米亚康的唯一通路——科勒马公路,是由前苏联曾命劳改犯人在冰天雪地中修建而成,因为据说平均每一米公路上都有一名犯人死去,被称为“白骨之路”,也是全世界最危险的十大公路之一。


亚马逊野猪谷Vale Do Javari


2011年,秘鲁边境的原住民社区在亚马逊野猪谷保护区被发现。野猪谷保护区的面积与葡萄牙不相上下,至少生活着14个不与外界接触的部落。对于这种部落,巴西的政策是不与之进行接触,但采取措施防止他们的土地遭到入侵,以保护他们的自治性。但去年,外媒报道20名原住民惨遭淘金人分尸杀害。大量非法采矿者和附近牧场的持续扩张,也威胁着原住民的生活。


要探寻这个秘境,可以先到马瑙斯,搭乘灵便的小船漫游在内格罗河。记住一点,不打扰就是最大的温柔。


巴塔哥尼亚 Patagonia


“陪你到世界尽头”,这一句话真是十分熟悉了,或是在那首青春热血的歌里听到过,或是某人深情款款的告白。但真正的“世界尽头”巴塔哥尼亚是乏人问津的。在美洲大陆的最南端、安第斯山脉以东、科罗拉多河以南,被两片大洋环抱着的巴塔哥尼亚,西侧吹来的海风因山脉抬升凝结降雪,堆积成绵延1700平方公里的南巴塔哥尼亚冰原。冰川和风力常年侵蚀,雕塑出姿态各异的山峰景观,花岗岩壁光滑陡峭,使这些山峰成为技术攀登的天堂。西边冰雪与火山交错,东侧却是降水稀少的荒漠平原,交错成壮观独特的景致。


鲁卜哈利Rub' al Khali


鲁卜哈利,其名意为“空旷的四分之一”,说的是它占整个阿拉伯半岛的比例。65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超过了荷兰、比利时和法国的总和。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流动沙漠。季风推着沙丘游移,呈星状、新月形或线形,俯瞰时只惊叹于风的“巧手”,实际行走在黄沙中,才能感受到要登上巨大的沙丘有多吃力,自己有多渺小。正如英国近代著名探险家塞西格在游记《阿拉伯之沙》中对此处的描写: “这里寂静无边,安静得像是我们被逐出了这个世界。”    


韩松洞Hang Son Doong


洞穴里能塞下一栋40层的高楼,装下3个伦敦温布利体育场——听起来很夸张,但越南风牙者榜国家公园里的韩松洞的的确确就有这么大。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洞穴,全长近9公里,大到洞里云雾缭绕,自成一番气候。探险者需要穿越蝴蝶丛林、涉水渡河才能抵达韩松洞。入洞后周遭幽暗潮湿,单单一束光从洞顶投下,将下方的岩石苔藓照得雪亮,雾气折射出缤纷的色彩,如梦似幻。


格陵兰 Greenland


地球上最大的保护区——东北格陵兰国家公园,面积相当于4个英国。这里没有人类的永久居住地,除了科学家们会在夏季造访,恐怕只有捕猎鲸鱼和海豹的人和附近只有452人的小镇上的居民会来这里。


尽管位置偏远,交通不算便利,但找准时机搭乘海达路德的游船从雷克雅未克出发前往格陵兰岛东岸,一定会是令人惊喜的一次旅途——候鸟为伴,巨鲸尾随,北极熊、麝牛、北极野兔和驯鹿就在终点等待着一次偶遇。


马达加斯加 Madagascar


和新西兰一样,人类在马达加斯加永久居住下来还没多少年(最早不过公元500年)。这也就意味着,这里还保留着相当一部分原始植物和动物物种。贝马拉哈国家公园(Tsingy de Bemaraha National Park)是马达加斯加最神秘的角落。俯瞰时,是一座石灰石屏砌成巨大的尖顶迷宫,幽深曲折,无法通行。而对这里的生命来说,这或许是林立的喀斯特摩天大楼。


纳米比亚 Namibia


纳米比亚和它的传说,给人的印象是铁锈似的红。千百年前,生活在纳米比亚沙漠腹地的辛巴女人终年不洗澡,以混合着黄油的红土涂抹身体发肤,袒胸露乳,被称为“红泥人”。与之联系的是纳米比亚的红色沙漠,富含铁矿的沙子垒成沙丘,在阳光下如即将燃尽的火海。


这里或许已经不能称为“尚未探索的秘境”了。如Sossusvlei沙漠公园,沙漠里星罗棋布的茅草屋看似简陋,实则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仍然保持神秘的是骷髅海岸、辛巴族居住的山区、和地质诡奇的鱼河峡谷。


赞(0) 踩(0) 浏览(1070)  收藏
作者: 杨力尉  
本文标签:   境外游

相关信息

用户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 现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