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qq群:368168140  欢迎来到乐酒客! [登录] [免费注册]
您的位置: 首页 > 知识 > 葡萄酒相关 > 杂谈

车库酒和膜拜酒,你们更愿意选哪个?

2018-04-16 11:25:02    来源:侍酒师画报   作者:

车库酒和膜拜酒,基本都是顶级酒的代表,尽管它们产量介绍价格较高,追崇的人却依旧遍布全球。


车库酒的特点用一个字概括,就是:逼格高!


车库酒出生于车库或地窖,与传统的波尔多红酒比起来,它的风格更为大胆直接。现在就来说说最出名的车库酒庄庄主Jean-Luc Thunevin和他的酒庄Chateau Valandraud(瓦兰德鲁庄园)


Chateau Valandraud Address: Belair, 33330 Saint-Emilion  photo via bodeboca.fr


当时,Thunevin和他的妻子Murielle Andraud用圣爱美浓仅仅0.6公顷的葡萄园起家。


世人也总是善意调侃这件事:Thunevin除了那0.6公顷,剩下的唯有一双手和内心的一份热情了。


由于资金有限,葡萄园和车库酿酒的工作都由Thunevin亲力亲为。把葡萄藤东拼西凑地种起来,就算霜冻把葡萄园虐了个遍,产量只剩下一丢丢,到了采收季,他也要逐粒精选,不好的葡萄全部丢弃。在小小的车库,Thunevin没有买各种昂贵的酿酒设备,却把大笔的钱花在了用作乳酸发酵和陈年的新橡木桶上。


Chateau Valandraud‘s vineyard  photo by PilotMichael


而Chateau Valandraud这种的做法也给了车库酒一个大概的定义:高密度劳动力&低产出。


Thunevin也是很厉害,在1991年酿出了自己酒庄的第一个年份,虽然产量只有区区100箱,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这个年份的酒受到了法国知名酒评家Michel Bettane(米歇尔·贝丹)的好评。


相对于单宁较重需要长时间陈年的传统波尔多红酒来讲,车库酒的果香来得更为浓郁,酒精度也比较高,橡木桶也用了很多。

但是坚守波尔多传统的人就坐不住了,纷纷开始争论:


“你这酒不行啊!又不能陈年,又表现不出风土···这,这简直是对传统的漠视嘛!”


真正引起众人争论的是Valandraud的1992年份。那次的产量上升到了375箱,得到了贝丹以及帕克的称赞。不仅如此,Thunevin把酒的价位定得和拉菲、玛歌,木桐一样高!而在1995年,Robert Parker拿着他的酒杯和纸笔嗖地一下跳出来,把Valandraud酒的分数打得比波美侯名庄柏图斯酒庄(Pétrus)的还要高,这就让Valandraud的名气更大了!


wine cellar  photo by Pankaj M


Valandraud成功地引起了美国媒体的关注,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想要喝到这个鼎鼎大名的车库酒。在这种情况下,Valandraud的酒价也越来越高!到了1997年的时候,Valandraud的酒就卖到了91欧元。到了2005年,每瓶则已经涨到了165欧!


1991年拥有不到2公顷的地,现在的Valandraud已拥有了20公顷的土地。酿酒室的设备也大为改进,变得非常摩登现代,再也不是当初的简陋模样。


波美侯的另一家车库酒庄Chateau Le Pin(里鹏庄园)也是成功车库酒的一个典型例子。Le Pin这个名字取自酒庄附近生长的一棵孤独松树,乍一眼看上去,小小的简陋酒庄和那些大气派的名庄相比之下,在外型上就相形见绌得多。


Chateau Le Pin  Address: Le Pin 33500 Pomerol  photo via blog.worldgrandscrus.com


Le Pin车库酒的历史来源于1979年,比利时人Jacques Thienpont用1万法郎的价格买下了1公顷的葡萄园,开始酿酒。


有次,著名英国葡萄酒作家Oz Clarke描述了他拜访Le Pin的场景:


只见Thienpont先生把车库门口一辆脏兮兮的旧旧的老爷车移走,又赶走了几只在地上觅食的鸡,给我展示了车库里的一些橡木桶。喝到Le Pin的酒,我第一感觉就是:这实在是一个很稀有很特殊的酒!


在Le Pin的葡萄园,大部分种植着平均树龄为38岁的梅洛葡萄。像是Le Pin2009年份的酒就被Robert Parker打出了满分,有些酒甚至卖出了世界上最贵的价格。所以,Le Pin也经常频频亮相于多个葡萄酒拍卖市场上(据悉在国内,2011年份的Le Pin价格在18000人民币左右)。


正是看到车库酒因其“稀有”、“大胆”和“时尚”的标签被卖出了高价,很多车库酒如雨后春笋般纷纷破土而出。


除了法国波尔多,美国也有不少车库酒庄,Cartlidge & Browne就是一个例子。回想起当时这么做的原因,酒庄其中一个创始人Tony Cartlidge说:“我们都是酿自己喜欢喝的酒。”在其他美国酿酒师身处各种摩登的酿酒设备中时,Tony Cartlidge他们找了最好的葡萄,把它们带到了自己的简易酿酒室——一个车库。他说:“其他人就好比好莱坞大制作,我们则是独立电影制片人。”


对于这些车库酒的成功,有人认为车库酒只代表了一种时尚,还有人认为对这些葡萄酒的崇拜简直就是“皇帝的新衣”的具象化。葡萄酒大师Michael Palij说:“每一个车库酒都是风格胜于实质的胜利,既不关注历史也不关注风土。”



虽然有争议,却没有抵挡得住人们酿造车库酒的热情。但到了21世纪,这种情况就不一样了。


一方面,车库葡萄酒市场“大幅萎缩”;另一方面,显然品质好的车库酒才能存活;再然后,车库酒表达的理念之一“低产量就能有好质量”经常被大产量却能表现得十分优异的酒反驳了回去。


在谈到车库酒的时候,人们也会经常提到起源于美国的膜拜酒(Cult wine)。在车库酒热度下降的同时,起源于美国,陈年能力极强的膜拜酒则变成了市场的宠儿。


不过呢,敢于挑战波尔多传统,把车库酒做的风生水起也是挺厉害了。如Oz Clarke所说:开始这些创新行动的往往是“小众”。


因为他们没什么可输的。


赞(0) 踩(0) 浏览(722)  收藏
本文标签:   车库酒   膜拜酒   波尔多葡萄酒

相关信息

用户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 现在注册